主页 > C一生活 >见证槟马场兴衰‧A.罗惹盼风云再起 >
见证槟马场兴衰‧A.罗惹盼风云再起

2020-08-05


见证槟马场兴衰‧A.罗惹盼风云再起赛马曾经比足球、羽球更叫人为之疯狂,从马场进出的人群更是多不胜数。它走过了低潮期,也经历了高峰期,更成功孕育不少人才。那片被无数匹骏马踏过的草地,在狂欢后,留下的是骑师的汗水、骏马的脚印,还是马场的遗憾?槟州马场历经了风雨,这是不争的事实。它曾经实现了许多人的致富梦,也缔造过无数的丰功伟绩。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它是否依然保留当初的辉煌,创造另一个高峰,还是经不起考验,到了结束传奇的时候?A.罗惹从一名无名小卒到冠军练马师,需要的除了是时间、经验和努力,最不可或缺的莫过于一个可供发挥的舞台:赛马。但是现实的变化却让他感慨万分。在国内赛马活动高峰时期,曾被誉为冠军练马师的A.罗惹在赛马界可谓名声响亮。但随着时代的变迁,他不再是当年的练马师,而是晋升为槟马会的幕后支柱,担任马会的理事。累积了数十年的宝贵经验,见证了马场的兴衰,从幕前到幕后,A.罗惹感受到了马场和赛马活动渐渐被边缘化的事实。他指出,随着时代的发展,大众接触的活动也越来越多,如足球、羽球、篮球等户外活动成为了八十年代青年的体育游戏。他说,来到九十年代的科技突飞猛进的时代,年轻人更沉迷于网络与电子游戏的虚拟世界,谁还会去关心和在意马场的发展?谁还愿意大手笔的购买一匹马,僱用驯马师来训练?除了培训马,更要安排牠们的住处,饮食和健康。而现代为生活忙碌的人,又怎幺可以兼顾这些程序?”对于赛马活动渐渐被遗忘的事实,A.罗惹作出了一些推断。年轻人难负担昂贵培训课程“年轻人比较属意容易掌控的运动,对于赛马,讲求的是技巧,若要驾驭还得接受高收费的课程培训或取得执照,这样的费时费钱成了公众不去接触的原因。不像篮球或羽球想玩就玩,一匹赛马价钱昂贵,而且在照顾方面很複杂,年轻人哪有可能有钱为了参加比赛而去购买一匹此外,他认为,长辈对赛马的不良印象也让赛马活动被排挤与唾弃,甚至于被搁浅。“以前有些人为了赚快钱,可以倾家蕩产的孤注一掷,甚至还有些借高利贷,最后搞到家破人亡。就像这里的地区名(Batu Gantung)一样,有人传说所有进来马场后的人都出不去。在马来文里,“Gantung”(译:眼东)的意思是吊挂。”A.罗惹说:“所以老一辈的人会说所有进来马场的人都是死路一条,因为,他们会输清光,甚至会堕落到典当家财来还债。对于公众根深柢固的想法,也是造成赛马活动不被青睐的原因。”马场发展赛马日列公假A.罗惹说,在维多利亚末期时代,槟马会的会员享有至高的特权。会员徽章不但保证了看台座位,同时也是殖民社会最高地位的象徵。他说,有别于今天的赛马程序,当时的马主也是骑师,整个运动都是被非专业的贵族们操纵着。除了赛马和观马,贵族们也可以在草坪上享用茶点。“由于比赛当天马场提供了可以与外籍人士打成一片的平台,于是殖民政府就把赛马日列为公假,当时普遍为星期三和星期六。”赛马活动渐趋商业化赛马活动原本被定义为贵族活动,但到了十九世纪,渐渐勾引起民众的好奇,也成功将赛马活动商业化。1890年末更是骑师蓬勃的时期,除了本地骑师,更有来自印度、缅甸、泰国、马来亚和荷兰东印度(今天的印尼)。A.罗惹指出,赛马的发展史最重要的还是下注的形成。公众开始通过博彩公司下注,期待高回酬。藉着这样的演变,大家对于赛马活动的兴趣日益加深。同时,这样的演变也加强了马会的收入,到了1900年,马会的基金稳定,也有能力将原有的马会扩展。马场搬迁孕育冠军骑师人们对于赛马游戏的热忱让达米布年,他提议将现有的木屋式马场改造成水泥建筑式的。但是,每个变化的开始总是充满着挑战,总会面对一些人的反对声。今天,A.罗惹指出,马场能有如此庞大的规模不得不感激先人坚持的改变计划,同时也印证了那些反对者的失误。他说,1939年,达米布罗终于成功将原有的木屋式马场搬迁到峇都眼东,成立一个规模与设备更完善的马会,编织出更多的故事。“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些完善的设备和环境,成功孕育了出名的练马师和骑师,夺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冠军宝座。其中拿督郑春明更是在新加坡赛马赛中7次夺冠,并在健力士世界纪录大全(Guinness World Record)写下辉煌的一页,直到今天仍是一个壮举,无人可敌。”槟马场历史贵族的玩意坐落于峇都眼东,具有149年历史的槟州马场,经历的不只是岁月的变化及时代的变迁,更是它本身的改革。如今的马场规模庞大,更有现代化的练马设备与跑马地,但谁会在意它曾在乔治市市中心中路时的亚答屋形象?A.罗惹说,在英国殖民时期,健步如飞的骏马成了当时的代步工具。当时的人除了每天工作赚钱之外,鲜少有休闲活动,于是有一天一个突发奇想,让当时的人们有了新的活动,即赛马。早期木屋式赛马场“一名英国殖民精英达米布罗在种植园与朋友开始骑马比赛,而这次的比赛吸引了当时的居民。1864年,布罗家族决定推广这项活动,并开始了第一场的正式赛马比赛,直到4年后才正式建立起木屋式的赛马场。”他说,初期的赛马场是贵族们空闲时齐聚的地方,他们在那里把酒言欢,闲话家常,有关的赛马活动后来在民间散播,捲起了人们观看赛马的风气,也推广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马会期许让赛马热起来A.罗惹指出,故事再辉煌也只能是回忆,如今马场面对着渐渐被淡忘的窘境,赏马人士也大不如前,如果再不努力,赛马活动恐怕只能成为历史。近年来马场的发展大不如前,除了一些特定时间之外,愿意到马场参观的人屈指可数。“今天懂马的人越来越少,愿意加入马会的马主也寥寥无几,这样的情况间接性地影响了马场的运作。毕竟马场的开销需要依靠马主与比赛来维持,少了他们的加入,马场就像失去灵魂的躯壳,毫无吸引力。”为了恢复当年的士气,A.罗惹与马会内层绞尽脑汁,通过各种方法来吸引大众对赛马的兴趣,希望可以让人潮回流。办嘉年华重然赛马活动热诚“这些年我们(马会)不时举办一系列对外公开的活动或年度嘉年华,让大众可以和高贵的骏马近距离接触,另一方面也希望引起他们对马的认识和研究。我们希望可以重新点燃槟城人对赛马活动的热诚,将赛马活动继续发扬下去,创造另一个高峰。”就像羽球或足球竞标赛,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的队伍将得到喝彩也会得到大会赞助的奖金,赛马其实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因为民众仍然停留在当初的赌马导致倾家蕩产的伤风败俗的形象里,深深地把赛马活动`定罪’。为了让民众重新认识赛马,A.罗惹真切地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活动,让增加民众接触马会的机会,希望改变民众对赛马活动的看法,他说:“我们希望进来马场的民众们可以把赛马当成一门运动,就像他们观看羽球赛或足球赛那样,可以激起他们对赛马的热诚而不只是把它看成是一场赌盘。”他也解释:“就像竞标赛那样,赢了比赛的队伍都会获得奖金奖励,赛马也不过如此。为甚幺民众可以接受其他比赛的奖金,却把赛马的奖金当作是非法的交易?我希望民众可以重新认识赛马,用对待其他运动的态度来看待赛马活动,给它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副刊‧报导:梁宇媚、张月星‧2013.06.1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