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一生活 >Gogoro 为什幺不甘心只卖车,还要拚共享服务? >
Gogoro 为什幺不甘心只卖车,还要拚共享服务?

2020-06-07


Gogoro 为什幺不甘心只卖车,还要拚共享服务?

进入 2019 年,台湾电动机车市场战鼓声直冲云霄,市占率第一的 Gogoro(睿能创意)先在 5 月推出 Gogoro 3,并预告 8 月将在桃园推出全新的「GoShare」服务,提供类似 U Bike 的按时收费共享电动车,还把旗下 Gogoro Network 智慧电池交换平台独立成新事业体。竞争者同期间也没闲着,中华汽车推出 iE125 迎击,光阳机车则以 ionex 车能网服务还击,厂商之间不断出招、互有攻守,好不热闹。

检视「电动机车产业网」最近统计资料,截至 2019 年 8 月 6 日为止,全台已补助购买超过 24 万台电动机车,以 Gogoro 占 74%(18.1 万台)最多,后头分别是中华(17%、4.2 万)和光阳(4%、9,831 台)。若看电池使用状况,领先的仍是以 Gogoro 为主的「换电式」系统阵营,对上光阳与中华的「充电式」阵营(注:两大阵营仍有提供不同的换电与充电补充方案)。

Gogoro 为什幺不甘心只卖车,还要拚共享服务?

不只卖车,更大目标是「能源服务」

接下来,笔者从「永续发展的循环经济商业模式中:产品即服务」的想法来区隔,剖析两大电动机车阵营的对战策略。不难发现,Gogoro 领衔的换电系统主攻「能源服务」,另一派充电系统则偏向「移动服务」的销售市场。何以见得呢?不妨从这些公司的官网探索。

Gogoro 官网写道:「~Gogoro 尝试从人们如何使用能源、消费能源和体验能源,思考这个历经数百年却毫无进步,且无法跟上城市演进的传统产业,如何追上快速移动、无缝连结、永续发展的全新世界。利用大数据的无限可能和对智慧科技的持续需求,Gogoro 正在建立一个更聪明、更能适应今日瞬息万变城市的系统~」这段话清楚说明,Gogoro 想开的战场是能源服务,机车只是他们和消费者建立关係的媒介。

Gogoro 为什幺不甘心只卖车,还要拚共享服务?

至于另外两间公司的官网,描述的仍是以销售或租赁「机车」为主的移动服务範畴。对笔者来说,能源服务的永续格局似乎更高一层,因为循环经济探讨的资源最佳化使用,须考量物质流、能源流、资讯流、金流等 4 大层面,而能源服务均完整涵盖。

让我们想像一个未来场景:家中屋顶有太阳能及风力发电系统,所生产的电力不但可供自家使用,也能透过虚拟电厂(Virtual Power Plant)机制,将多余电力卖给有需要的用户或电厂。事实上,这般场景并非空想,已在国外部分地区(如荷兰)试行。

余电外卖,电动车扮演关键角色

过去行之有年的传统电力公司,业务内容包含发电、输配送、售电等环节,建构出的电力系统称为「巨电网」。

至于上述未来场景,每个各别的使用者、交通运具(如电动机车)或建筑物,都有机会变成一个「微型」电站,可藉由数位科技随时发电、售电,参与电网的调度和买卖过程。例如将多余电力存入储能设备(电池),透过虚拟电厂得知哪边有用电需求,这时,电动车辆就扮演了重要的「能源移动交换」角色。

当然,要达到这般应用场景,少不了得大幅翻新既有的输配电系统和基础设施(如安装智慧电表),甚至另外建置新的馈线,绝非一蹴可几。

Gogoro 为什幺不甘心只卖车,还要拚共享服务?

场景拉回国内的电动机车市场大战,倘若 Gogoro 的愿景是建构全新的能源体验,透过 GoShare 提供共享电动机车不但是必然;更是他们最初就订好的策略方向使然。

为什幺这幺说?假使扮演电力输配送媒介的电动机车数量不足,能源交换服务不仅便利度会大打折扣,也法达到合理的经济规模。别忘了,Gogoro 最想做的能源服务,使用对象是不是自家品牌车辆?并非重点,这点从近来独立的 Gogoro Network 电池交换平台,试图拉拢 YAMAHA 、宏佳腾(A Motor)、 PGO( 摩特动力)等诸多厂商加入,即可看出他们背后的盘算。

走笔至此,倘若 Gogoro 以后推出不是机车、却一样搭载电池的新产品,大家也不用太意外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